渲染www

_(:зゝ∠)_军训ennnnnnn装死

好累啊QAQ这才第一天啊

【DH】魔药事故③

ennnnnnn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让少爷走个过场好了<(。_。)>

有一种占tag的感觉ennnnnnn

————————————
于是正篇

当我们的格兰芬多三人组的两位,不,确切来说是我们亲爱的小罗尼,一边拉着万事通小姐冲向医务室,一边絮絮叨叨的为自己的伙伴设想出数不胜数的,各种各样的,死法。

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才会觉得在霍格沃兹里会出现那种惨绝人寰的黄金男孩谋杀事件,但是如果他去写童话故事的话,估计会十分热销的——来自赫敏·不是很想说话·格兰杰。

不过庆幸的是,当他们刚到医务室的门口时,目标人物已经出来了。

嗯,如果不是他们正好撞成一团的话。

啊不对,撞成一团的是心不在焉的救世主和没有看路的小罗尼。

“天呐!哈利你还好吗?!!”看到了但是并没有时间去提醒他们两个人的赫敏只能把快脱出口的责问塞回嗓子里,因为哈利看起来真的被撞得不轻。

“我还好……”哈利摇摇头,把歪了的眼镜扶正。

啊哈,幸好这一次眼镜完好无损,免得赫敏再动手,她的修复咒已经无比娴熟了。

“抱歉哈利……我我我……我没看到你……呃……”罗恩结结巴巴并且手忙脚乱的把自己的小伙伴扶起来。

“嗯……没关系,真的。”早已经习惯了罗恩的毛手毛脚的画风,哈利也只是笑笑。

而且真的没什么,眼镜没坏,他也毫发无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是吗?

“哈利?你真的没事吗?”赫敏觉得哈利很奇怪,或者说,他从今天开始就很奇怪。

“没……”

“哈利是不是那个白鼬又干了什么??他看起来根本一点事都没有但是斯内普那个混蛋还是让你陪他去医疗翼!!”罗恩打断了他的话。

果然马尔福并不招他待见。

“是斯内普教授!你就不能对教授有点尊敬吗??”赫敏严肃的看着罗恩,并且开启了说教模式,“而且你刚才!如果能够慢一点就不会撞上哈利了!梅林的袜子,这里是医疗翼!万一你刚才撞到的是病人呢??”

“但是……”罗恩动了动嘴想说什么,但是最后还是愤愤的闭上了。

哈利无声的叹了口气,他应该感谢接下来没有课不是吗?

“或许我们该回去了。”他说。

至少不要再这里,万一碰上了什么人还不是给自己添堵,他想。

“是的没错,不过我觉得我们应该先去趟图书馆,之前麦格教授留的论文你们两个还没写吧?早知道明天就是周三了!我可不会再帮你们了!”赫敏点了点头,并扔下一个炸弹,拉着哈利转身就走。

“等……?!赫敏??我错了!!!拜托!哈利你等等我啊!!喂!!”罗恩愣了一下,赶紧追了上去。

一切如常,什么问题也没有,对,就这样就好了。

哈利想着,不由自主的回头,马尔福所在的窗口,阳光打在窗口亮亮的,但他只能看到这个。

“你在看什么哈利?”罗恩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然后用不解的眼神看着他。

“哈利,你刚才下来,庞弗雷夫人有说什么吗?关于马尔福?”赫敏皱了皱眉,她并不是很想理那个脑子有毛病的斯莱特林,但是架不住他总是给哈利找麻烦。

可是这并不能阻止她今天看到的,多亏了他不然现在在医务室的可能就是哈利了,为了哈利,她可以分出一丝同情心不是吗?

是的,多亏了马尔福。

从魔药课哈利迟到她就知道他有什么事瞒着他们了,虽然罗恩那个大傻子说哈利不吃早饭只是因为睡懒觉,并一再保证他没什么问题,但我们不能对一个粗线条抱太大期望不是吗?

虽然哈利还是和马尔福能怼就怼但是见了鬼的她怎么就看到了那些乱七八糟的???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明明不在伤害范围内的马尔福偏偏被魔药泼了个整整齐齐从头到脚而理应被魔药洗礼的哈利却连个衣角都没碰到????

【呵呵,她不想知道,真的】

【或许那个脑子有毛病的斯莱特林终于无药可救了??】

【哦豁可能他并不是单纯的想找麻烦】

“呃……庞弗雷夫人说了,没什么……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他爸妈来了……就我们刚到的时候。”哈利欲言又止的样子,让赫敏想翻白眼,嗯,气的。

“哼!长不大的白鼬又哭着跑去找爸爸妈妈了。”罗恩撇撇嘴嘟囔着开口。

哈利总觉得他在的语气带着些许嫉妒,也对,虽然马尔福就是这么讨人厌并且不招人待见,但是他确实值得人嫉妒,就连哈利也是,他也嫉妒着马尔福。

“既然这样那剩下也就没我们什么事了,走吧,去完成你们的变形课作业。”赫敏拖着他们走向图书馆,并无视了罗恩的哀嚎。

而此刻,德拉科刚喝下了斯内普教授给的魔药,沉沉的睡去,他的妈妈守在他身旁。

————————

其实说真的……少爷真的招人嫉妒<(。_。)>

怕不是会把卢修斯和纳西莎都写的很宠溺

因为爹妈都很惯着写不出豪门虐恋:p

【DH】魔药事故②

蜜汁视角

教授吐槽担当

有这么一群喜欢搞事情并且乐此不疲的小巨怪学生,教授表示,心好累,想给格兰芬多扣分

————————

于是正篇

坩埚里的魔药终于变成了浅淡的紫,这代表了这是一锅完美的药剂,不得不说这是让人愉悦的事情。

也就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能看到令学生们闻风丧胆的魔药教授脸上浮现出些许勉强可以称之为满意的表情。

即使这剂魔药并不怎么招他待见。

即使他希望这玩意永远不要派上用场。

还有

如果在这之后不需要再看到那群小巨怪乱七八糟的作业的话。

他也许会有一个美好的心情度过一个安静的夜晚。

【可是并没有。】

桌面上摆放的是今天的魔药课结束后小巨怪们交上来的成果。

整齐的瓶子里的颜色可谓是绚丽多姿五彩缤纷,相比之完美的暗绿色,有的颜色虽然偏浅,但到底是还算的上可以,但是那些稀奇古怪的蓝色红色或者是几种颜色互相纠缠的,饶是他一个魔药大师都不明白那群小巨怪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难道他们脑袋上有只巨怪趴着吗??让他们抬不起头看看黑板上的步骤??

【呵呵,怕不是瞎了吧。】

唯一让他满意的就是小马尔福先生的药剂了,完美的暗绿色,就连格兰芬多万事通小姐的与之相比都要差上些许,哦,他或许不应该这么想,一群蠢狮子不炸了坩埚已经是万幸了不是吗。

万事通小姐可能是个特例,所以说她为什么进了格兰芬多而不是拉文克劳。

虽然小马尔福先生又怂又骚包还喜欢喜欢搞事情,但那不妨碍他的魔药天赋的确惊人,和那个一点都没遗传到莉莉魔药天赋的格兰芬多小巨怪完全不同!

哦,如果那两个不省心的能少搞点事的话。

【然而并不可能】

这么一想,我们亲爱的魔药教授只觉得自己仿佛又少了几年寿。

再想到明天的魔药课依旧是两个学院一起,肯定少不了小巨怪们搞事情

于是魔药教授只想断了校长室里啃着糖看戏的老蜜蜂的健齿魔药。

果然

第二天,我们伟大的救世主先生好死不死的迟到正巧怼到了枪口上。

【感谢格兰芬多小巨怪,格兰芬多扣十分】

【可是即使这样斯莱特林还是拿不到学院杯】

“就算把万事通小姐放到身边还是依旧无法阻止你炸掉自己的坩埚吗,隆巴顿先生??”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一个纯血家族唯一的继承人还能天天炸了他的坩埚???

“格兰芬多扣十分!为了隆巴顿先生完美的反向示范!”

然后?

然后该死的救世主破特开始搞事情了!

听到清脆的玻璃撞击声时,斯内普教授勉为其难的分出一丝注意力,用余光瞥见救世主先生呆楞着的一张蠢脸和小马尔福先生嘚瑟的模样的魔药教授只想给救世主扣十分。

什么,你问小马尔福先生?

哦,真是不好意思给忘了,由于小马尔福先生眼疾手快挽救了救世主先生的失误,斯莱特林加十分√

可是事与愿违,可能是最近斯莱特林很规矩,于是让我们的魔药教授忘记了

坩埚杀手其实不止隆巴顿先生一个人:)

愚蠢的小巨怪也并不单单存在于格兰芬多:)

所以在高尔和克拉布他们的坩埚沸腾爆炸后,看着被泼了一身魔药后呆呆傻傻一脸茫然的站在那儿的小马尔福先生和他身侧同样一脸懵逼的救世主,魔药教授只能感叹一句,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一群蠢货!”不过这并不妨碍他骂人不是吗?

嗯?你说扣分?不扣!我是院长我说了算。

偏心?偏心怪谁?怪救世主好了。

什么叫天算不如人算?这就是了,天赐的机会自然要好好利用不是吗。

放好小巨怪们上交的作业,并且拿好储藏柜里的药剂,斯内普飞路到医务室后,毫不意外的看到了该死的铂金大贵族正在病床前晃悠。

“哦,西弗勒斯,你终于来了。”拖着长调的话,他还真没觉得这位大铂金哪儿希望他来。

是啊,他不来最好了。魔药教授表示很气,费力不讨好并不招人待见。

“教授。”小马尔福被母亲环抱着,向亲爱的教授问好。

“呵,我想小马尔福先生的消失无踪一定分外熟练,毕竟你总在关键时刻对你的大脑使用它。”把药剂放到桌子上,转头就能看到楼底下,愚蠢的救世主和他的格兰芬多小伙伴正亲亲热热的走远。

哦,走的挺快的,格兰芬多扣十分。

“抱歉教授,感谢您。”小马尔福先生真诚的开口,拿起魔药一饮而尽。

真是固执的如同一个愚蠢的格兰芬多小巨怪!

药很快就起作用了,他沉沉的睡了。

“西弗勒斯……”大贵族欲言又止。

可不是吗,能有什么好说的?自己儿子天天在学校作死??还是自找的?

“哦,西弗,拜托你,照看下德拉科,他还是个孩子。”纳西莎看起来很伤心。

如果不是你那么惯着他的话。可是他并没有说出口。

没人能阻止一个母亲担心他的孩子

【尤其是在这个孩子还并不省心的情况下】

床上的死孩子实在固执的很,从他从一年级开始找救世主的麻烦并一直持续到现在就知道了。

愚蠢的不像个斯莱特林!怕不是分错了学院。

最近几天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们亲爱的魔药教授,也许小马尔福先生应该进格兰芬多?

哦梅林的圣诞帽,还是算了吧,那可能是个彻底的噩梦!

于是他对马尔福夫人点了点头,然后离开了医务室,黑袍翻滚着消失在门外。

他想起,他的办公室还有一堆小巨怪们乱七八糟的药剂和论文没有看。

希望以后会清净点,或许小巨怪们能少搞点事,让他能省点心。

然鹅梅林表示,不可能的,我只想,搞事√


【DH】魔药事故①(短篇并不知道什么时候完)

ennnnnnn大晚上的突然抽风的我√

大概是个魔药后遗症的问题啦,大晚上思路可能不是很溜,没准会改hhhhh

不要问老伏,你就当他死了吧:)
【老伏:阿瓦达索命!】
想了想怕不是跳不过这个坎的……

年级什么的hhhhh鬼知道哦

于是正篇

天朗气清,阳光明媚,霍格沃茨的地窖依旧是那个不省心的地窖,魔药课还是那个搞事情的魔药课√

我们的救世主又一次被友人抛弃后迟到一如既往地被亲爱的魔药教授从头损到脚并友善的扣了格兰芬多十分以后被踹去了整个教室唯一的空位——他亲爱的死对头德拉科·马尔福的旁边√

哦,真的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对此我们亲爱的救世主只想说——科科

“由于波特先生的争分夺秒,我们又浪费了几分钟的时间,所以你们是被巨怪踩过脑袋吗?为什么还不去做你们的魔药?”

虽然依旧被蛇王毒液吓得一愣一愣的,但是总算是让他们记起了,他们还是在上课的√

哦,除了那两位√

“well~well~伟大的黄金男孩救世主破特~”年轻的马尔福嘴角带着假笑,吐着长长的咏叹调。

即使他长得好看,也不能抵消他嘴欠。——来自哈利·救世主·现在只想打人·破特

“马尔福!如果你不想用坩埚里的东西洗澡!就给我!闭上!你的嘴!”仿佛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救世主阴测测的威胁着。

【然鹅并没有什么卵用:)】

【你拽不愧是你拽,不作,难受。】

“哈!哈!愚蠢的破特,如果你那塞满了鼻涕虫的大脑还有一丝空隙的话,你就会明白,如果你这么做了,死的最惨的,绝对不是我。”马尔福同学嘴角的假笑更加肆意,还带着些许的幸灾乐祸。

嗨呀,谁让魔药教授是斯内普呢,谁让斯内普是斯莱特林院长呢,谁让院长大人万年不改的看波特不顺眼呢

牙齿咬得吱吱作响,要不是哈利仅剩的理智拼命地彰显存在感,他一定会把手里的豪猪刺砸到对面那张得意洋洋的脸上!!!!

“闭嘴做你的魔药去吧!该死的混蛋!”哈利随手一挥,清脆的玻璃撞击声带来的惊慌失措和刚才压抑的愤怒在哈利的脸上跳探戈。

正在纳威的坩埚前友善的【并不】提出建议的斯内普教授给了他们一个和蔼【并不】的眼神

哦!梅林的羊角辫?!!!这??!!

内心的哀嚎戛然而止,惊讶带着方才的两位谢幕,一时间所有的表情都凝固在哈利的脸上,虽然不知道脸上的表情多可笑不过哈利很清楚,自己的脑子里空白的很。

“呵!蠢破特!”嘲讽的声音从身侧传来让哈利的脸涌上热意。

“别以为我会感谢你!马尔福!”是的没错,哈利这么说,但却不是这么想的,如果刚才他没有差点失手把装着蜜汁液体的瓶子打碎而被马尔福挽救了的话√

是的挽救,不管是瓶子和里边的药剂,还是哈利,还是格兰芬多的分数

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正因为如此,于刚上课时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安静了许多。

可是如果你以为这节课就这么过去了,那你怕不是没见过救世主的日常√

就在德拉科把魔药灌进瓶子并贴好名字后,身后传来高尔和克拉布的惊呼。

德拉科回过头时,只看到带着诡异的紫绿色的沸腾的坩埚,下意识的移动了脚步,然后还没来得及反应时,耳边传来了爆炸的声音,同时他的眼前就被一片紫绿色笼罩。

哦,梅林的臭袜子!这两个蠢货!

年轻的马尔福在心中尖叫着诅咒。

“该死的!你们到底在干什么!!”黑袍抖得阵阵生风,斯内普教授看着被魔药泼了一身的马尔福和他后边半点事儿没有的破特,只觉得自己脸部肌肉有点疼。

咬牙给了德拉科一个清理一新,年轻的马尔福睁开紧闭的双眼时,斯内普可以肯定,他绝对出问题了。

为什么呢,虽然其他人看不到但是正对着德拉科的斯内普可以清楚的看见年轻的马尔福脸上的茫然和空洞。

怕不是出了个大麻烦!斯内普教授内心抑郁。

“破特你还愣着干什么!弄好了就带着马尔福先生去医务室!其他人一分钟之内把做好的药剂交上来!你们是巨怪吗!为什么还不动!”说完后他对着两位罪魁祸首面无表情的说“七英尺的报告下次上课交给我!如果你们还带着你们的脑子的话就不会出这种事!”

一直处于懵逼状态的哈利在斯内普说完之后才恍然大悟一样拉起德拉科冲向医务室。

而后边交完了试剂看着给哈利收拾书包的赫敏的罗恩突然问,“赫敏,为什么是哈利送马尔福??而不是那两个马尔福的跟班蠢货???”

赫敏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抬起头给了他一个复杂的眼神后说,“我想,快点去找哈利才应该是目前最重要的。”

于是我们亲爱的小罗尼就忘记了这个问题,火急火燎的拉着自家亲爱的冲去医疗翼了。

小罗尼啊,你怕不是被吃的死死的啊。